欢迎来到说球帝,为您提供高清无插件的篮球、足球精彩赛事

富者更富穷者更穷?NBA巨星玩命推动美国税改,却被资本轻易碾成碎渣

作者:琳茹

发表于:

注:为便于阅读,该文件的货币单位均为美元。

1985年,美国总统里根在白宫西翼传唤了包括民主党和共和党在内的多名参议员。会晤期间,比尔布拉德利给总统开了个玩笑。

“总统先生,我们都支持税收改革。你的理由是,当演员的时候,你得到了90%的边际税率(注:90%的收入是超额累进的个人收入,需要缴纳中世纪)。我的理由是职业篮球选手(我的身体)本身就是贬值资产。我们都必须承认这个系统崩溃了。单击

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 UI", "Microsoft YaHei", Arial, sans-serif; font-size: 17px; letter-spacing: 0.544px; text-indent: 2em;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overflow-wrap: break-word !important;">彼时比尔-布拉德利已经从NBA退役近十年,被选进了奈史密斯名人堂,成为尼克斯队史第四位得到退役球衣待遇的球星。但篮球早已经不是他人生的主题,1985年的他,作为深耕新泽西和纽约州的民主党参议员代表,在一个共和党领导的白宫和参议院获得了极大话语权——放在今天这是根本无法想象的事情。

比尔-布拉德利

布拉德利的传奇之处就在于,他在篮球世界已经走到了很高的位置(毕竟是第一位拿下NBA、欧洲、奥运会三大篮球赛事冠军的“满贯王”),但某种程度上,篮球更像是他的副业。

出身优渥的他毕业于藤校普林斯顿大学,拿到过牛津大学伍斯特学院奖学金,是精英中的精英。早在大学之时,他就从未停止对政治的参与和关注,刚退役就成功当选州参议员,得到了左右美国立法方向的权力。

顶级学府的浸染让他从政后也颇有知识分子之风,在参议院有了“政策专家”的绰号,擅长研究复杂的改革方案。而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他就全身心投入到了一项毕生事业——税务改革——中去。

1983年,也就是他从NBA退役仅六年后,他与密苏里州(他出生的家乡)众议院(当时属于民主党)领袖迪克·格普哈特联手推出了一项旨在降低税率、堵住漏洞的税改法案,名为《公平税收法案》。

美国立法机构要通过任何法案,都需要层层游说、拉票、修订和最终投票,一直到1985年布拉德利在白宫西翼试图说服里根总统的那一天,他的法案都还没有成为现实。

但里根几乎立刻就被布拉德利的法案吸引了。毕竟,减税至今仍是共和党人竞选的主旋律之一。只不过这税具体要怎么减,谁又将获益最多,这就是一摊烂账,除了政客、经济学家和专为富豪阶层服务的财务专家之外,其他人基本不可能掰扯透彻。

而布拉德利就是想把这个事掰扯清楚的人,1986年夏天,参议院投票通过了他的法案,仅有三票反对,两党的通力合作成为了美国重大立法的楷模,以至于多年后布拉德利还因此受到歌颂,在2018年获得了斯坦福经济政策研究奖。

而这次税改的主要内容,就是简化税制(把15个税级减到4个),降低最高税率(从50%变成28%)。降低个人和企业的边际税率,降低资本利得率,扩大减税扣除标准,提升个人免税额和所得税抵免。

里根当时宣称:“我感觉我们好像刚刚打完一场税改的‘世界大赛‘(注:MLB总决赛)。而获胜的一方是美国人民。”

的确,布拉德利的法案不但得到两党罕见的一致支持,也得到很多经济学者和民众的肯定。这是到目前美国最近的一次重大税改,近600万美国家庭得到了免除联邦税的利好,有专家表示该法案“对此后15年的强劲经济增长做出了重大贡献”,而税改的成果也被布拉德利当做了竞选总统的重要政治资本,直到35年后的2021年6月,美国国税局的机密数据被独立调查媒体ProPublica首次公之于众。

这篇报道,彻底扯下了比尔-布拉德利税改和美国税务的底裤,也彻底解释了美国(当然也是世界范围内)最富有的人如何掠夺财富的方式,更揭露了美国税收制度(甚至可以说是现代资本主义制度)自确立以来就一直存在的巨大漏洞。

多年来,人们对富豪避税手段的猜测众说纷纭,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一年交750美元税金的新闻就引发过众怒,而现在,国税局的数据成了一个个实锤,向世人展示了这个制度究竟有多少千疮百孔。

就拿如今那些科技弄潮儿来说。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个人身价2079亿)在2007年、2011年都没交过一分联邦所得税。

特斯拉创始人伊隆-马斯克(个人身价1621亿)在2018年也没交过任何联邦所得税。

金融大鳄乔治-索罗斯(个人身价86亿)曾连续三年不交任何联邦所得税。

从2014年到2018年,《福布斯》财富榜里最富有的25位美国人的财富增长达到4010亿。而他们在此期间一共缴纳了136亿联邦税,真实税率为3.4%。

或许136亿乍看起来是个不小的数字,那么再看一个横向对比:

2018年,此25人的个人身价总和为1.1万亿;约等于美国1430万普通工薪阶层累积的全部财富;

而在这一年,此25人的联邦税账单为19亿。这些普通美国人需要负担的联邦税?1430亿

******

美国税收制度的发展历史并不长久。建国时的指导文件,甚至没有对征税提出设想。美国宪法第一条就明确禁止在大多数情况下对公民“直接”征税。在很多年时间里,美国政府的资金来源主要都是间接税,即对烟草酒水等消费品的征税。

因为内战,国会在1861年才开始征收真正的国民所得税。但战后不久,富人就想方设法废除了这项税法。当时的美国大亨多则年入百万,他们可不愿因交税被迫公开财务状况。

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财富不平等现象加剧,联邦政府开始扩张,资金需求增加,但最高法院在1894年依然拒绝通过征收所得税的法案。最终,国会通过1913年的修宪,才赋予了政府不论收入来源征税的权力。

而早期的所得税基本全由最富有的阶层承担。比如在1918年,美国仅15%的家庭需要纳税,1%的人负担了80%的政府税收。

但别以为这是什么均贫富的理想国,事实上,美国所得税制度从诞生之时,就因其漏洞太多而引发无数争议。

在美国,tax the rich(向富人征税)也是民心所向

首先就是关于资本利得税的争议。一个人获得了股权收益,该不该算“所得”?该怎么征税?1920年,最高法院给出了关键裁决,裁定仅有“收益”才能算进所得收入范围,也就是说,只有一个人卖掉资产(包括股票、债券和建筑)拿到收益,才应该交税。

自那以后,收益实现才算所得的概念就成了美国税收制度的根基。这一裁决留下的巨大漏洞,早就有一代代的经济学者发出警告。纳税人只要不出售资产获得收入,就不用交税,那资本家必然可以靠资本增值活得比谁都风光。

但这样的预言一直要到1970年代才逐渐成为现实。

反垄断看门人越来越接受合并,不再拆分大企业,公司股权价值越来越高,巨型企业发展壮大,等到90年代互联网普及,股市愈发繁荣,资本市场以钱生钱,1987年影片《华尔街》的台词“贪婪是个好东西”成为了人们趋之若鹜的实践准则。

到1994年,民主党人纽特-金里奇直接宣称,美国应该取消对投资的任何征税,彻底还资本以自由。

从上世纪的微软、甲骨文到现在的亚马逊、谷歌、脸书和苹果,“赢家通吃”型经济和资本创造的财富已经是洛克菲勒、安德鲁-卡内基这些old money根本无法想象的了。

股神巴菲特也曾表示过,自己看不太懂如今的虚拟经济,当然他自己也是避税大拿

包括NBA球员在内,大多数美国人的生活,都是靠薪水支票维持的。每发一次薪,就要交一次税。薪水越高,交税越多。前几年ESPN统计了NBA最顶级球星的税单,看到一年收入快4000万的库里拿到手的钱还不到2000万,着实感觉肉疼。

但球员挣得都是青春血汗钱,工资再高也是打工人(用姚明的话说就是“体力劳动者,蓝领”),这就是布拉德利所说的“贬值资产”。真正的财富掠夺,还是要看那些玩得起“资本”的人。

是的,玩资本的人基本不领工资。他们真正的财富,是躺在固定资产和股票里那些还未“实现”的财富。

新闻上拿一块钱年薪的CEO比比皆是,贝佐斯本人年薪8.184万,约等于美国家庭年收入的中位数,还不及他公司的很多基层码农。

2007年,亚马逊的市值翻了一番,贝佐斯的个人身价飙升至38亿。然而,当年他与前妻的报税单上写明的收入为4600万,然而,通过各种各样的亏损、债务和减税申报,这4600万收入最终得以全部免税。

2011年,贝佐斯的个人财富已经累积到180亿。而当年他的报税单也写明,因为亏损超过收入,他还是免除了所有联邦税,而且,因为收入太少,他甚至得到了4000美元的子女免税优惠。

也比如沃伦-巴菲特(个人身价1016亿),为了最大减少收入(以及税单),他还有另一个妙招,就是让公司不支付股息,直接拿去寻找别的投资,所谓的钱能生钱。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说NBA球星的豪宅是靠工资和贷款买来的(比如安东尼-戴维斯今年在洛杉矶出手拿下的价值超3000万的王室级豪宅),那收入少到不用交税的贝佐斯们的亿元豪宅游艇又是怎么来的?

想都不用想,买楼买船这种事对贝佐斯而言,当然不是什么掏空六个钱包的负担。承担他巨额开销的虽然也是银行,但富豪的债务,跟普通人的债务是两个概念。

如果你已经是最顶层的富人,但拿着极高的薪水,最高的37%联邦税率就要落到你头上。如果你决定卖掉公司股权,收益的20%都要交给国家——你还失去了对公司的相应控制权。

但如果你不拿高薪、不卖股权,开支全靠银行贷款,你只需付出个位数的利率(因为有利息减免政策),大概率还能得到税收优惠。

当你坐拥成百上千亿资产,没有银行会对你say no。

2014年,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当时手上价值100亿的股权就是他的信用额度担保。去年,特斯拉公布马斯克用大约9200万股股票作为个人贷款抵押,截止2021年5月29日,这些股票的价值约为577亿。

难怪这些富豪现在都开始琢磨坐火箭游太空的乐子(一张机票至少20万),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是这些钱买不到呢?

有钱人的快乐你想象不到,他们套利的玩法你更闻所未闻

******

前面已经说过,共和党执政的一大主旋律就是减税。但对于工薪阶层,减税到底值不值得喜大普奔,就是个问号了。以前他们或许还有点“肉汤”喝,但2008年金融海啸之后,越来越多的人只能“捡烂菜梗”吃了。

在“华尔街之狼”式的资本狂欢下,美国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基尼系数已经是发达国家最惨烈没有之一。1979年,美国最富有的1%家庭的平均收入,比如20%的中等收入家庭高出10倍左右。到2007年,这一比例变成了30倍。

属于中等收入家庭的美国成年人比例从1971年的61%下降到2019年的51%。而在新冠疫情暴发后的一年半时间里,无数美国人失去工作,财富缩水,但那25位超级富豪的资产增值超过了1.2万亿。

贫富差距是的民粹兴起的重要土壤,这也间接解释了美国政坛极化加剧,以及之前特朗普的上台(更有那四年中的无数悲剧)。

特朗普的上台虽然荒唐但也自有其必然性

有部电影描述了美国“躺平”一族自我放逐的房车流浪生活,这些人大多都曾过着体面的生活,但他们无一例外,都选择拒绝再白白沦为资本游戏的牺牲品,为此宁愿放弃自己与社会的纽带。

再回头看布拉德利的税改,不禁发觉现在还歌颂它的人非蠢即坏(当然,能说的也就是“两党还肯通力合作”云云)。

他给了底层民众蝇头小利,却进一步解放了富豪阶层的税收压力,往好了说是在资本主义巨轮面前并没能起到减速作用(或者说是螳臂当车),往坏了说就是制度的帮凶。

自特朗普上台以来,布拉德利曾数次公开讨论自己的税改。在一次访谈中,他曾遭遇主持人连珠炮般地质问。

“(税收制度)最大的漏洞之一就是抵押贷款利息减免。你们保留了它,甚至让它更严重,这是个错误吗?”

“看到我们社会如今有多么不平等,你不觉得你错了吗?”

布拉德利极尽淡化这种批评,甚至说自己一直想做个“屠龙者”,还说在他最初版本的草案里,是有大幅削减贷款利息减免的,“但我们做出了现实的抉择,有几件事是碰不得的:贷款利息、慈善捐赠、国家和地方资产以及养老金计划(401K plan)。”

但他心底留下的遗憾,还是在2017年发表在《纽约时报》的观点文章中流露了出来。

布拉德利详述了当时将法案提交国会之后经历的一系列斗争妥协。很多事情都是关起门发生的,因此外人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他的法案正如几乎所有法案一样被“注了水”,甚至一度遭遇流产危机,更别提守住所谓的公平初心。

为重写法案,参议院举行了长达33天的听证会,代表各路利益集团的说客挤满了听证会外的大厅,成为奇观。布拉德利承认,“消费税商业抵扣、木材工业利润和资本所得免税这些漏洞都因此没能堵上”。

在经历无数妥协之后,布拉德利他们敲定了最终法案,填补了每年近1000亿的漏洞,对他来说,即便无法改变趋势,但这一法案有总好过没有。

亲自上场比赛,永远好过只站在边线叫嚷。

布拉德利强调称,多年来一次又一次的立法不断蚕食他曾经带来的改变,以至于今天的税法里“到处是漏洞”,每年带来上万亿的财政损失,“纳税义务似乎是完全随机的”,连有钱就得多交税的原则都守不住了。

他问道:“我们的领导人是否能把原则和国家置于政治和党派之上,为共同利益付出共同努力呢?”

但这个问题的最合适的答案,可能是巴菲特在2011年说过的一句话:“过去二十年,阶级斗争都在继续。而赢家是我的阶级。”

******

最后不得不说的,是在ProPublica报道发布后,几位富豪亮点十足的回应。

贝佐斯及其前妻都拒绝回复提问。

亚马逊大佬贝佐斯和前妻,两人离婚一度因为天价分手费上了好几次热搜

巴菲特还是一惯的慈善姿态:“我依然认为税法应该进行实质性改革……巨大的世袭财富对社会而言并非好事。”他还重申自己会将99.5%的财富全部捐出。

索罗斯的声明是:“2016年至2018年期间,乔治-索罗斯的投资出现亏损,因此他在这些年间无需缴纳联邦所得税。索罗斯长期以来一直支持对美国富人增税。”

一位富豪在回应中对ProPublica提出抗议,称公布个税信息是侵犯隐私。对此ProPublica表示:“我们的结论是,在这一紧要时刻,让公众知情以捍卫公众利益,比侵犯隐私的担忧更重要。”

至于马斯克,他亲自做出了回复,内容是一个“?”。



最新新闻
德甲新闻